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深度小说网 > 现代都市 > 全章节嫡女重生,惹上暴君逃不掉

全章节嫡女重生,惹上暴君逃不掉

水七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“水七”的《嫡女重生,惹上暴君逃不掉》小说内容丰富。精彩章节节选:前世,陆九卿为爱下嫁,倾尽全力为出身寒微的丈夫铺路。到最后才发现,他那出身低微的丈夫早已经背叛她。在她为他的吃穿忙忙碌碌的时候,他在望着别的女人。在她为了他的前途着急的时候,他在和别的女人山盟海誓。在她和他的大婚之日时,他更是为了讨好别人将她当成礼物送人。而这一切的帮凶,竟是她的母亲和嫡姐。至死,她失去所有,也终于发现,母亲不是母亲,嫡姐不是嫡姐,心爱的丈夫更不是个东西。再一次睁眼,她回到了新婚之夜。这一夜,她的丈夫将她当作礼物送给了当今九皇子墨箫。这一次,陆九卿不再反抗,而是抬手搂住了墨箫的脖子。这一次,她要让背叛她的人付出代价,把原本属于她的全都拿回来。只是,上一...

主角:陆九卿墨箫   更新:2024-07-20 05:07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九卿墨箫的现代都市小说《全章节嫡女重生,惹上暴君逃不掉》,由网络作家“水七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“水七”的《嫡女重生,惹上暴君逃不掉》小说内容丰富。精彩章节节选:前世,陆九卿为爱下嫁,倾尽全力为出身寒微的丈夫铺路。到最后才发现,他那出身低微的丈夫早已经背叛她。在她为他的吃穿忙忙碌碌的时候,他在望着别的女人。在她为了他的前途着急的时候,他在和别的女人山盟海誓。在她和他的大婚之日时,他更是为了讨好别人将她当成礼物送人。而这一切的帮凶,竟是她的母亲和嫡姐。至死,她失去所有,也终于发现,母亲不是母亲,嫡姐不是嫡姐,心爱的丈夫更不是个东西。再一次睁眼,她回到了新婚之夜。这一夜,她的丈夫将她当作礼物送给了当今九皇子墨箫。这一次,陆九卿不再反抗,而是抬手搂住了墨箫的脖子。这一次,她要让背叛她的人付出代价,把原本属于她的全都拿回来。只是,上一...

《全章节嫡女重生,惹上暴君逃不掉》精彩片段

这一次,何氏没再咋咋呼呼不依不饶了。
她像个乌龟一样缩起了脑袋,不敢抬头看陆九卿。
侯夫人看了陆九卿一会儿,便又低下头去继续念佛了,手腕上那串长长的佛珠一颗一颗从她的指尖滑过,似乎她的世界里没有众生只有佛。
“好好的回门宴,闹成什么样了?”陆高飞语气不耐烦,沉声说,“本是大好的日子,非要寻不痛快。”
说这话的时候,陆高飞看向了何氏。何氏脑袋越发垂得低了,攥着手里的衣袖不敢吭声。
陆高飞复又看向一边的陆梦华:“忠勇侯府缺你吃穿了?你非要去拿别人家的料子?”
陆梦华有些委屈,红着眼睛说:“可我没有蜀锦……”
“蜀锦又如何?不该是你的,你就别妄想。”
“……”
陆梦华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,往陆九卿那边看了一眼,差点压不住眼底的阴寒。
“父亲,我知道错了。”陆梦华最终低了头,
陆高飞看了她一眼,没再多做纠缠,抬眸看向站在一边的唐修宴。
脱下蜀锦的唐修宴,穿着灰色的衣袍,整个人都显得寒酸了几分。
陆高飞忍不住皱了皱眉头。
“修宴,”陆高飞略有些不快地喊了一声,“你可知今日你错在哪里?”
唐修宴快将一口牙给咬碎了。
打从今日进门看见九皇子墨箫开始,他就没有一刻是顺心的。原本想着风光风光一次,结果话还没说一句,事还没做一件,就被人扣了一脑袋的帽子,惹了一身的腥,甚至将脸面扒光了仍在地上踩。
面对陆高飞的质问,唐修宴咬着牙低了头:“今日……我是有不妥之处。”
“你知道就好,”陆高飞冷声说,“你也是读书人,也该知道礼义廉耻。”
唐修宴瞬间抬起头来:“父亲,这话是否过重?”
“重吗?你若知道轻重,今日也不会丢脸丢到九皇子的面前去。”
陆高飞显然对唐修宴不满,呵斥道:“你是成了亲的人,与人来往就更要知晓分寸,堂堂状元郎,这点还需要别人提醒吗?”
“你得了陛下赏赐,不思妻子对你提携之恩,反对妻姐大献殷勤,你觉得合适吗?”
陆高飞这些话,不只是在打唐修宴的脸,也一并让旁边的陆梦华颜面尽失。
陆梦华再也忍不住,哭着喊了一声:“父亲!”
她不明白,父亲平日里对她有求必应从无苛刻,怎么今日竟说出这样伤人的话来。
陆高飞回头看她一眼,皱了皱眉:“既知廉耻,下次就不该再犯。”
陆梦华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,终于没脸再待下去,哭着跑了出去。
唐修宴脸颊抽动,在陆梦华跑出去之前说了一句:“一切都是我的错,是我不知分寸做错了事,和五姑娘无关。”
陆梦华的脚步停住,站在那看着唐修宴,眼泪流的更厉害了。
陆高飞视线在两人之间转了一圈,眉头皱的更深。
陆九卿将一切看在眼底,心中冷笑:这两人,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俩有猫腻?


到时候别来找我哭
陆高飞看了身后的陆九卿一眼,微微皱了皱眉头,轻声对墨箫说:“微臣忙于政务,对于家庭对于子女确有疏忽大意。”
墨箫眼神冷了一下,看陆高飞的眼神有些不满。
这老家伙,明显顾左右而言他。
但这始终是别人的家事,自己无名无份,插手太深会有人起疑。想到这里,墨箫心头倏然间涌上一股怒火,本来还算不错的心情瞬间跌入谷底。
他停下脚步,不再往里面走。
陆高飞一愣:“殿下?”
墨箫心中有气,懒得理他,径直走到陆九卿的面前:“你,过来。”
陆九卿皱了皱眉,当着众人的面不好叫人看出端倪来,只能跟在墨箫的身后走。
墨箫带着她走远了一点,随后才低头看向她。
陆九卿等了半晌没等到墨箫开口,有些疑惑地问:“殿下还有事?”
墨箫抿唇:“不是你有事吗?”
陆九卿:“???”
“你让秋月告诉我,让我陪你回门,我来了你却什么也不说。”
墨箫有些暴躁:“你当老子的时间是流水,想要多少有多少?”
陆九卿的脸瞬间充血,一路红到了耳朵尖。
这个秋月,明明答应了不说,怎么转头全说了?
陆九卿尴尬得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。
她就说,好好的,墨箫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在今天这个日子里跑来忠勇侯府。
原来是因为自己说的话。
“我、我只是随口一说,并不是真的想要麻烦殿下......”
陆九卿越往后说,声音越小,脑袋垂下不敢看墨箫。
墨箫果然脸黑如墨,拳头攥得咔咔响。
别人随口一句话,他跑得比狗还快,像个傻子。
陆九卿有些怕,往后退了一步。
墨箫看见陆九卿的动作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压着怒火:“你躲什么,怕我打你?”
陆九卿不敢说话。
墨箫看她这个样子就来气:“你还知道怕?我还以为你什么也不怕呢。就知道在我面前耍横撒娇,在别人面前就成了个傻子哑巴,任由人欺负。”
“我早说唐修宴不是个好东西,你非不听,非要嫁。现在呢?那狗东西竟与你那好姐姐勾搭上了。”
陆九卿挑眉,随后低声说:“殿下,别乱说话。”
“我乱说?”墨箫气得哼了一声,“长了眼睛的就能看出来怎么回事,就你这个蠢蛋看不出来。你还在那纠结什么蜀锦,人都要跳墙了!”
陆九卿:“......”
“算了,说了你也不听,你那狗脑子里空空如也,心眼儿针尖那么大,还全装满了唐修宴。”墨箫语气带着几分恶狠狠,“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到时候别来找我哭。”
墨箫说完,转身就走。
来得莫名其妙,走得也相当莫名其妙。
在场众人都没反应过来,墨箫已经跑得影都没有了。
陆高飞追了几步没追上,最后停下,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,悠悠地道:“走了也好。”
有这么个玩意儿在家里,他连喝水都觉得有些梗,呼吸都要不畅快了。
人一走,瞬间轻松许多。
陆高飞这才看向陆九卿,视线里带着几分打量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